关于科德
疫情背景下知识产权领域所受影响与策略
2020-07-06 11:08:45

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知识产权领域产生了一些热点事件、行业变化。本文从商标、专利、著作权、商业秘密等方面观察疫情对知识产权领域产生的影响,并探讨相应的应对策略。


 对商标领域的影响

(一)涉疫情商标的抢注乱象

2020年2月3日是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仅在这一天之中,就有41件“火神山”、27件“雷神山”商标递交了申请,之后仍有类似商标申请被不断提交。这些抢注行为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也激发了舆论对于商标抢注的不良后果的集中讨论和声讨。


(二)涉疫情商标的依法管控

2020年,商标局对进入实质审查阶段的63件与疫情相关的“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商标注册申请,依法作出驳回决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官方网站发布《关于严厉打击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非正常商标申请代理行为的通知》指出,帮助抢注商标的代理机构,可能付出停止受理商标代理业务、通报曝光和记入信用档案等代价。而抢注与疫情相关的具有不良影响商标的申请人及代理机构,还可能受到行政处罚。


(三)商标评审开启线上模式

3月27日上午,商标评审庭进行首次线上直播。这是商标评审部顺应疫情防控的特殊需求,借力科技促进评审事业便利化改革的应时之举,也是推动口头审理蓬勃发展、助推复工复产复业的又一创新之策。


疫情虽然限制了一些工作的正常开展,但是也催生了一批新业态的崛起,促进了“互联网+”技术的进一步广泛运用。线上审理模式使得群众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监督公权力行使的过程中来,“云评审”智能化、便捷化和公开化的模式优势也得以展现。长远来看,这一机制有望获得政府机关和相关主体更高的认可程度,并转为商标评审的长效运行机制。


对专利领域的影响


(一)疫情防控药品专利的研究与保护

2月1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专利信息研报》。3月1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用中药专利情报》,专门加强对中药专利的研究和保护。基于此,国家知识产权局对用于医学观察期的推荐中成药以及用于临床治疗期的基础方剂、推荐处方和推荐中成药相关专利信息进行了梳理分析,重点阐述了推荐处方和推荐中成药的专利技术路线,进行了重点专利信息分析,试图为中医药科研工作提供有益参考。


另外,国家知识产权局也及时梳理和分析相关创新成果的专利信息,一方面促进了科研工作者更快速地利用专利情报挖掘和筛选更有效的药物,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启发研发人员加强创新成果的专利保护。


随着疫情相关药品、疫苗等的开发,相关权利人有可能产生专利申请方面的快速通道等需求;而专利授权之后,基于公共健康的强制许可等相关问题也将受到关注;特别是跨国药品专利申请、授权以及实施等问题,研发者需要注意提前布局,避免潜在的使用纠纷,以更好地为疫情应对大局服务。


(二)专利业务线上办理服务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对疫情防控期间的各项专利事务办理工作作出全面部署安排,确保疫情防控期间专利业务和相关服务工作不停止。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多地的专利代办处虽然暂停线下窗口服务,但仍通过网络、邮递等方式办理相关业务,并鼓励申请人和代理机构在网上办理相关业务。


专利代办处与申请人和代理机构虽然不能“线下”相见,但与申请人和代理机构相关的专利事务代办处依然会“照样办”。与商标领域一样,线上办公和审查模式有望获得相关主体的认可,并具有转为长效机制的可能。


对著作权领域的影响


(一)在线教学中的著作权问题

疫情影响了正常的教学活动,网络教学成为高校和中小学的替代教学方式。在线教育成为现下主流的教学模式,网络课程也随之成为热点词汇,但同时也带来了著作权方面的隐患。


在线教育主要存在在线直播的方式进行授课和播放录播视频两种情况。直播授课中,授课教师可能在已有前期文字讲稿或PPT的情况下,对讲授内容进行即兴的、口头语言形式的表达,从而可能构成口述作品,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录制的授课视频本身,属于有伴音的连续相关形象、图像的录制品,通常构成录像制品。


关于网课的著作权归属,存在三种情况:一是授课材料以及即兴授课的口述作品,一般情况下归属于授课教师,即作者;二是构成法人作品归属于学校或教育机构,实践中授课教师与学校或教育机构之间在有些情况下存在劳动关系,一般是教师应学校要求、完成本职工作而进行网课直播或录制授课视频,此种情形下亦有可能构成职务作品;三是委托作品的情形,在平台与教师不存在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对于网课著作权的归属,可以根据教师与平台签订的合同进行判断。实践中,争议、纠纷乃至诉讼常出现在参与制作各方主体没有进行权属约定的情况中。因此,在网课著作权问题上,事先进行清晰的权属和利益分配约定,是预防纠纷的明智之举。


(二)作品利用和传播相关问题

由于人们对于疫情相关信息的高需求,相关的新闻资讯、热点事件、深度报道等在网上被广泛转发,未经授权的转发也十分常见。由于我国尚未建立网络转载法定许可制度,原则上此类转载皆需要经过著作权授权,除非是单纯的事实性消息。新闻资讯、报道等的著作权人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对于转载的宽容。这为催生网络领域的法定许可制度提供了重要的契机和诉求。区块链以及其他可追溯的新技术发展,实际上也为网络转载法定许可提供了充足的技术支撑可能性。


防控期间,为向大众广泛传播防控病毒知识,某些出版单位向一些平台提供防疫指导手册等材料,由平台制作为电子书供读者免费阅读,平台的这种提供行为可以理解为得到了出版单位的默示许可。对于这类具有特定时期公共利益属性的著作权,对其作出一定的限制,亦有一定的合法性基础。


对商业秘密领域的影响


在此期间,远程和云端工作成为常态,如何解决大量涉及商业秘密的数据、代码等资产的保密和安全问题,成为众多企业风险防范工作中的重点。一方面,通过远程工作产生的大量商业和经营数据,有可能承载企业的核心保密资产,具有相当高的价值;另一方面,远程操作过程中,保密信息和数据更有可能产生泄露风险。


面对疫情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挑战,一方面,各行各业要积极对于安全风险进行防范和预警,另一方面,在互联网时代,立法者也应从商业秘密的界定、保护手段、救济方式和程度上作出相应的更新,以适应时代的需要。

版权声明:本平台部分资源来源于互联网,仅限于行业间的公益交流和知识分享,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本平台删除处理。


Copyright 2014-2025 亚博体育app彩票_亚博yaboApp_亚博体育ios端下载 ©湘ICP备15019731号-5